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试用 > 文章内容

孤儿寡母VS八王议政:清初内斗不断为何还能成功入关?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1-10 阅读:

  明清鼎革,八旗内部为争夺大位是你死我活,最后在孤儿寡母的“领导”下势如破竹地入主中原。那么,清初的权力格局到底怎么样?为什么在八旗内部纷争的前提下,还能斗而不破,一往无前?

  万历年间,努尔哈赤整合了女真各部,迅速崛起,拉开了明清易代的序幕。 那么,努尔哈赤是如何巩固自己的权力?

  如果大清有创世神话,那么努尔哈赤是与族弟舒尔哈齐共同创业的,最初的“国政”很多是一起制定的,他还是第一个贝勒。可以说,在建国之前,努尔哈赤集团的基本格局是处于“两头政长制”。所谓“两头政长制”是女真人的传统。两位首领各自统治部分民众,根据史料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的财产共用的。

  共同创业的两位兄弟,是何时分出高下的呢?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八月,舒尔哈齐到明朝朝贡时被封为都督,此举是明朝在辽东地区的平衡术。这引起了努尔哈赤的警惕,特别是舒尔哈齐将女儿嫁给李成梁之子李如柏,更让努尔哈赤不安。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一次战役后,努尔哈赤军法处死舒尔哈齐的两个部将,舒尔哈齐公然顶撞了努尔哈赤。从此,舒尔哈齐准备与努尔哈赤分庭抗礼。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努尔哈赤将他囚禁,抄家灭族。当时,舒尔哈齐的次子阿敏素与皇太极交好,这才留下一支余脉。

  下一个挑战努尔哈赤的是儿子褚英。褚英被封为“广略贝勒”后,逐渐无视众兄弟、大臣,甚至威胁众弟说:“等自己继位之后,要杀了他们。”为此,努尔哈赤出手限制褚英的势力,导致父子反目。万历四十年(1612年),努尔哈赤亲征时,让褚英留守后方,这让褚英很生气,他开始诅咒父亲。父子斗争的结果是褚英被囚禁、处死。

  褚英死后,次子代善成了“副司令”,此人一直到顺治时期都保持着影响力。但战功卓著的代善却不是继承人,原因是他与努尔哈赤政见不一。代善这个人比较宽厚,在处理敌人时,经常是“斩草不除根”。最后,开局不错的代善被踢出局。

  一正一副的权力格局屡次出问题,努尔哈赤在天命七年(1622年)定下了八王议政制,在原先四大贝勒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四小贝勒。

  所谓“八王议政”,核心是八贝勒执掌后金军政大权。军国大事,八贝勒共议。今后大汗不能自封,八贝勒共同任命,八贝勒掌握有“立汗罢汗”的大权。

  诏令发布后,后金的权力格局开始由“集权制”转向了“共议制”。虽然努尔哈赤仍执掌最高统治权,但军政的日常事务已由八贝勒共议之后,再由大汗批准,依议执行。这一权力格局显然是过渡性安排。

  天命十一年(1626年),努尔哈赤病逝。诸贝勒遵照“共议国政”的遗命讨论新的大汗人选。

  当时,能继位的只有四大贝勒。大贝勒代善身上背着“处分”;二贝勒阿敏是舒尔哈齐的孩子,这两个人肯定不合适。另外,三贝勒莽古尔泰在天命五年(1620年)曾坑害代善、结下梁子,此时的代善“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他坚决支持皇太极,四贝勒最后胜出。

  皇太极继位后,第一时间将自己掌握的正白(皇太极)、镶白(皇太极的儿子豪格)两旗改为正黄、镶黄两旗,这样,皇太极便以“正黄”“镶黄”两旗的名义继续拥有自己曾经正白、镶白的兵力与财力;同时,原来的正黄旗、镶黄旗则被改为正白旗、镶白旗,分给兄弟阿济格、多尔衮和多铎。这样一来,皇太极刚继位便掌握了四旗的兵力。

  首先是阿敏。阿敏此人在皇太极继位时,曾经谈条件说自己要到朝鲜“割据”,刚继位的皇太极选择了“忍让”,并在天聪元年命阿敏统帅两蓝旗、两白旗、镶红旗共5旗兵力征讨朝鲜。结果阿敏一路奸淫掳掠,还多次以统帅身份独断专行,甚至还想攻占朝鲜全境。班师回朝后,竟在原舒尔哈齐的地方建城、屯田。

  天聪三年(1629年),皇太极第一次绕道攻入关内,阿敏奉命守卫刚刚攻破的永平四城,结果被孙承宗打得一败再败。皇太极大怒,罗列了十六条罪状,把阿敏幽禁。自此,镶蓝旗被皇太极掌控。

  阿敏之后,轮到了三贝勒莽古尔泰。大凌河之战中,莽古尔泰的正蓝旗伤亡巨大。莽古尔泰希望把自己的部队撤下休整,遭到了皇太极的拒绝。气的莽古尔泰握刀上来质问皇太极,触怒天颜。原本是军事调动的技术问题,却被皇太极革去了莽古尔泰的大贝勒称号,受此打击后,莽古尔泰“染病”,并在天聪六年病死。皇太极对正蓝旗进行了清算,最后任命自己的儿子豪格为正蓝旗旗主。至此,皇太极掌握了六个旗。

  首先要说明的是,蒙八旗与汉八旗的说法是错误的。蒙人和汉人的地位在满人之下,蒙汉+八旗的说法不能成立,正确的说法是八旗+蒙汉军。

  天命六年,投靠过来的蒙古人初具规模,被编入八旗满军。皇太极即位后,为增加直属兵力,按照八旗满军新编八旗蒙军。最初只有40个牛录,后经过扩编,到天聪七年已有两旗的兵力。天聪九年,漠南蒙古归降后,大量蒙古壮丁被编入八旗蒙军,旗色和建制与八旗满军一致,八旗蒙军正式成军。八旗汉军成军要比蒙军晚。多次被明军红衣大炮打击后,皇太极决定在俘获或是归顺的汉兵中招募善于制造和使用火器的兵士,也用八旗的制度把汉人兵士单独编成一军。随后,天聪七年、八年,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三明旧将率兵来降,八旗汉军正式建立,旗制与八旗满洲、八旗蒙古相同。

  八旗格局在本质上是有贝勒和旗务官组成的旗内议政制,各旗互相独立,彼此互不干涉,贝勒的权限虽然涵盖了绝大多数的军政事务,但皇太极继位时期的后金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满人政权,蒙汉人口的增加使得行政事务越来越复杂,仅靠八旗制度已经不能适应,皇太极开始学习中原王朝的六部管理机制。

  天聪初年,皇太极开设文馆,将满汉中的优秀行政人才选拔进来,这些人也构成了皇太极身边逐渐推行汉化的一个政治集团。天聪五年,以范文程、宁完我为首的文官为后金建起六部,每部以一名贝勒负责事务。贝勒之下设承政、参政,诸贝勒虽分掌六部事务,与大明十分类似。贝勒和皇太极不再是大贝勒与小贝勒的区分,变成了君臣关系。不久,皇太极干脆废除贝勒职掌六部,自己委任六部官员。

  崇德后期,旗内的内政事务已完全不再受各旗王支配,转到皇太极的手上。同时,作为独立于八旗之外的六部机构,也成为皇权控制八旗的有力工具。

  皇太极时代,后金基本上建立了中央集权的政治格局。1643年,皇太极暴毙,大明王朝在农民军的打击下风雨飘摇,关键时刻,继承人危机引发了八旗内斗,已经式微的八旗又一次发挥了作用。

  皇太极死后地位最高的有7个人: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肃亲王豪格、英武郡王阿济格、豫郡王多铎、多罗郡王阿达礼。这7人资格最老的是正红旗旗主代善,此时已经61岁了。其次是镶蓝旗旗主济尔哈朗已经45岁了,他是舒尔哈齐的后人,无资格继位。至于阿济格、多铎、阿达礼还只是郡王,真正有资格争夺大位的只有多尔衮和豪格。

  身为皇太极长子的豪格是正蓝旗旗主,他和两黄旗同属于上三旗,所以他现在的地位是很占优势的。但皇太极曾得罪了此时的两白旗,也就是努尔哈赤时代的两黄旗,想要保住地位,就一定要让皇子继位。

  多尔衮这边,他与多铎、阿济格虽然只是现两白旗旗主,但这三人是努尔哈赤与阿巴亥所生的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这三人还是豪格的“皇叔”。血缘辈分都比豪格高。

  皇太极死后,为了继位之争,形成了两黄旗+正蓝旗的上三旗的“皇孙集团”对两白旗+皇太极在位时屡受打压的镶红旗“皇子集团”的派系对抗。此时,多尔衮高明的政治手段在继位之争中,可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皇太极暴毙后的五天中,双方一度剑拔弩张。此时的豪格为了继位,去见了济尔哈朗。但济尔哈朗表示要“立皇子”。多尔衮早猜到了两黄旗的心意也是“立皇子”,但为了进一步确认态度,多尔衮去三官庙见了赫舍里索尼。索尼是努尔哈赤身边的护卫,因为通晓满蒙汉三语进文馆任职。当索尼告知多尔衮两黄旗非皇子不立,多尔衮便知,若自己登大位,八旗必将有一场“内战”。到时,努尔哈赤与皇太极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政权有可能走向分裂。

  诸王齐集崇政殿,代善主持立君会议,诸王贝勒按旗序分别列座,索尼与鳌拜等人进入殿内,声称定立皇子,被多尔衮赶出;阿济格、多铎劝多尔衮即帝位,多尔衮未允;随后多铎提议代善继位,代善说自己年龄大了,表示拒绝。此时,两位“元老”代善与济尔哈朗到底支持谁非常重要。

  代善先发言推荐豪格继位,说完便离开会场。代善之所以推荐豪格,理由很简单,因为以他的政治资历,无论推荐哪一方,肯定与另一方势成水火。如果豪格上位,自己从辈分上是皇叔,就算真爆发八旗“内战”,己方也有上三旗加两红旗(镶红旗主是代善儿子)的五旗兵力,到时不惧多尔衮。但豪格自己“作死”,在代善离场后,豪格以退为进,玩起了“在下何德何能,不能担此重任”的表演。

  多尔衮和济尔哈朗突然提出了立福临继位并由二人担任摄政王的方案。原本支持豪格的两黄旗,只是支持立皇子,至于“皇子”是哪一个不重要。豪格没有意识到两黄旗的真正诉求,盲目托大,说明他远远不如多尔衮。

  多尔衮成了最大的赢家,因为他将最有实力竞争皇位的豪格排除,又保住了两黄旗的既得利益,使得两白旗与两黄旗暂时“化干戈为玉帛”。这也为日后清王朝入主中原打下坚实基础。对多尔衮来说,同样是被迫放弃皇位,但拥立一个“幼童”当皇帝,自己和济尔哈朗共同上位“摄政王”,实际上牢牢控制了朝政。

  顺便说下,福临之所以被选中的前提是他母亲庄妃在后宫的地位,但这肯定不是福临继位的根本原因。因为当时局势的发展,想要掌控最高权力就一定要平衡各派的势力,更要懂得让出部分权力。所以,福临继位是整个权力阶层为了维持政治格局的平衡达成的妥协。

  1644年4月,两黄旗中有人告发豪格诅咒多尔衮,多尔衮果断把豪格从亲王直接贬为庶人。

  豪格被贬黜后,八旗照样派系林立,两黄旗不听命于多尔衮,正蓝旗则因为豪格的下场人心惶惶,镶红旗的旗主因私议国事被杀,镶白旗的多铎是多尔衮的人,也因“勾搭”范文程妻子与擅自围猎被罚俸,也就是说,此时清王朝的权力格局中,不仅人心不稳,还出现了明显的派系矛盾。但是所有的派系有一个相同的利益:入主中原。为了缓和矛盾,多尔衮发起了空国远征的山海关之战。

  此战,清军成了最大赢家,八旗军进入北京。入城之后,更是马不停蹄地四处攻城略地。对多尔衮来说,只要大量的八旗军队在外,朝中的注意力就集中在战争上,年幼的顺治根本不可能对多尔衮造成什么威胁,权力格局的最高层永远只属于自己。但碍于清初的战争局势,他只好重新启用豪格。豪格也的确善战。打出了一连串的战绩:顺治元年(1644年)十月豪格恢复了肃亲王爵位。顺治二年(1645年),平定山东起义。顺治三年 (1646) 正月,豪格攻略四川,并在当年的11月27日斩杀明末农民军领袖张献 忠。

  顺治五年初,豪格已经平定 四川大部分地区。不久,豪格得胜回朝。他借助军功,在朝中已经开始恢复了部分势力。甚至与另一位“摄政王”济尔哈朗有了联系。对此,多尔衮早有察觉,开始对豪格和济尔哈朗进行打压。豪格被治罪、囚禁,多尔衮甚至还强行娶了他的福晋。豪格在囚禁中自 杀。不久,济尔哈朗也被贬黜。不过,多尔衮最后的下场也是草草,在豪格被拿下后两年多,他也于顺治七年十一月暴毙。

  至此,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两朝,参与八旗核心斗争的贵胄们基本退出历史舞台。尽管顺治亲政后济尔哈朗被恢复亲王地位,实际上已经被架空。清军已经入关,亲王辅政的时代正式结束了。

上一篇:来“斗蛋”呀!石门实验学校师生别样“迎夏”仪式 下一篇:雍正临死前除掉一人让乾隆稳坐60年江山自己却背上了千古骂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