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市场形势 > 文章内容

从武汉到西安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1-10 阅读:

  2022年1月4日,曾光先生说,本次西安疫情是武汉封城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这个说法,把西安与武汉“拉近”了。

  这两个人口都超过1200万的超大都市,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并不遥远。然而,一个在西北,黄土高原边上,一个在中部,长江中游的水乡,地理、气候、环境,相去甚远。

  陕西与湖北,这两个省份的“气质”差异实在太大,以至于不看地图难以让人想不起来二者比肩相邻。

  曾光是知名的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他预计,“今天在西安发生的事情,以后在我国其他城市还会发生”。

  这话如果放在武汉当初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会更有意义——“今天在武汉发生的事情,以后在我国其他城市还会发生”——或许能够尽量避免一些悲伤的场景重现。

  武汉兵荒马乱之后,哈尔滨、南京、扬州、瑞丽、郑州等地,也曾兵荒马乱,如今是西安。若说当初武汉“不暇自哀”,后面有的城市则涉嫌“哀之而不鉴之”了。

  在经验和教训都更为丰富的近两年之后,西安出现了当初武汉出现过的危急时刻,甚至槽点更多。比如,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删”;干掉市场力量迷信行政力量,在生活物资最后一公里配送尚未准备好的情况下的突然封城;技术故障导致基层检测人员一夜的工作白费;救火的消防车因为防控措施进不了小区;急症病人就医困难危及生命;8个月的孕妇在医院门口流产致胎儿死亡……

  是武汉距离西安太过遥远了么,以至于西安人看不到武汉的踩过的坑,因而又狠狠地踩了一次?

  公开数据显示,疫情暴发近两年来,西安共有3人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然而,从社交媒体反映的情况看,西安严格的防控之下,由于没能及时就医,一个孕妇失去了胎儿,一个儿子失去了突发心脏病的爸爸,一位外孙女失去了姥姥。

  在外人看来这颇为荒诞,为了救人,导致了见死不救。但在当事人看来,这一定是“理性选择”,在一刀切的政策下,领导不发话不敢开绿灯。即便在那位孕妇失去胎儿之后,当地妇联工作人员的第一回应,还是“已经汇报给领导”。这样的回应看似麻木,可若你我处在这个机器之中,又当如何回应呢?

  当然,我写这些不是为了吐槽西安。这是我最喜欢的城市,这里有我的朋友,我朋友圈里还有西安的官员。

  昨天我看到朋友圈里一位西安的公务人员说,西安的抗疫一切都在有序进行,不要偏听偏信网络喷子的话,很多人都在夜以继日地默默付出,没空上网反驳。

  其实,“偏听偏信”是人之常情,每个人接收到的信息不一样,所相信的必然会有差异。如果相信有人流浪挨饿受冻算是偏听偏信,那么相信一切都在有序进行不算偏听偏信吗?谁愿意相信流血的孕妇坐在医院门口求救而不得呢?

  如果江雪女士的《长安十日》是一面之词,那么“西安新闻网”上那些记录抗疫的正能量新闻又何尝不是选择性记录。

  对,江雪的行为也让我想到了武汉。当初武汉一位女作家记录疫情见闻曾经遭到炮轰与围剿,如今西安又有一位女士发声,更显勇气,也给这个人文荟萃的城市里的诸多文人,挽回了一些面子。

  亦让西安有面子的是,《长安十日》至今依然活着,到底是十三朝古都,还算大气。

  1月5日,西安官方宣布,任何医院不得以疫情防控为由影响患者就诊,对于急危重症患者和孕产妇开通绿色通道。至少在姿态上,西安呈现了“有过则改”的大气。

  西安这样的城市,有理由比武汉更“大气”。毕竟,西安两千年前已经是都城,武汉好像1927年才正式拥有武汉这个名字。

  西安边上的咸阳,是帝制开始的地方,武汉所辖的武昌,是“炸毁”帝制的地方。一个处心积虑地奠基了中国两千年的文化与制度,一个意外地用炸弹向中国两千年的文化与制度发起了革命。

  然而,不论热干面与臊子面在风味上差异多大,它们的“底层”都是相同的碳水化合物。随着技术的进步,西安与武汉这两个“相距”两千年的地方,会越来越像近邻。

  数天前,西十高铁动工,建成后西安连接十堰,并进而直达武汉。据称,未来西安武汉车程最快只需2小时。通车后,革命之城与千年古都,也就一步之遥。

  其实,不论是否有高铁相连,西安,这个帝国发轫的地方,距离你我都不遥远,她积淀的那些东西,已经写入中国人的基因。

上一篇:吕一教表演课戴墨镜被指不尊重和老公钱泳辰开学校收3万学费 下一篇:吕一老公是谁什么时候结婚的 吕一钱泳辰有宝宝了吗

相关阅读